上海胡蝶飯店

为了生而犯罪。

没动石头,第二个呼符出货,我尬第二个爱我的女人。

妈耶,担心糖吃多了忘了爱情的苦难是啥玩意儿,看我狂草大法苟一波信澄胜。

黄色废料

•喜欢看海的高中生

•闷热夏夜停电时的大学生

•失恋的社会人

•互换身体梗

摸鱼速度跟不上脑洞积攒速度。

世界并不会对脆弱的人温柔,还热衷致力于捏死过于偏执的种子选手。

以为被捶死时候天天哭得趴地,重新出场后每天笑得像煞笔,被这个游戏安排得明明白白.jpg

不管怎么说这个剧情简直比明治维新还炸裂,每个成功的女人背后必定有无数的男人(bushi
虽然光胜信挺有意思的样子,不过还是站稳姐弟推。
从把自己灵基分给弟弟时候光秀君就一败涂地了啊👋,更别提信胜怼光秀时候还先问了一下信长能不能说一句。
明知弟弟这个情形下就是去还嘴,还是让他说了的信老板……你们这姐弟。

根本就是夫妻吊打狂热粉.gif

少说几句,给光秀君留点面子。

社会人冲信+大型犬土方和黑猫傻信胜的现代趴感觉会很有趣(

看看能不能写一点。

不管多久我都等你。

最近终于过上了正常bgo玩家的生活,每天上线领登录做周回推主线捡石头争取泳装前能凑出个三百亮晶晶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次!千万!别!沉啊!

枪清姬沉得我实在太痛了😂🔫似乎有种我推总是届不到的感觉,弓信面板还行,就是绿卡和蓝卡满芙芙了也还是有些对不起人。每次一管下去总是剩个两三百我好气,难怪同人图信长总是穿红卡T恤,除了红卡能看你还能干点啥!

说得好,我依旧选择喂圣杯。
我尬勒底唯一等级最高的女人就是送的弓信信,但是绿蓝卡真的让我抓耳挠腮(

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泳装信身上了💃


不安

不适
包围住了


好想

铅笔

几乎等于没睡着。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没希望,在他本人都说“灵基不足”时候就应该死心才对。
一切都是自欺欺人而已,在“复刻或许会落地”的侥幸里又经历了冬祭立牌、白情礼装、礼装谷子这几环,愈发觉得会落地。
结果就是活动紧急轻量复刻,没有新角色落地,总司池up、三期复刻在即。看到咕哒咕哒三期就觉得魔神saber稳得不行,转身一想下个肯定龙马落地。
然后就这样,被判了死刑。

说到底,我只是被信胜当初那句“就这样被无限尸骸包围着、压制着,然后好好思考一下吧,毕竟我有的是时间来等待!”震撼到而已,时至今日仍旧指着这句话往前行。
坚守过往,祈望永远,单纯到愚笨,把别人人生搅得一团糟,鲜血淋漓也不说真心话,这是哪门子的智障狗队友。
也难怪他被一些冲信骂得再次躺进棺材里。

但这样就足够了,如此就可爱得不行。

“届不到也给我躺着届到”的德行真像疯子,是凡人追求过高要求后的结果,是对某物求而不得的终末。拼尽全力也得不到的东西是有的,但敢去多次尝试的人并不多见,信胜已经拼上性命挣扎过了。
至少他在说那句话时是活着的,真真切切的,生命的热量。

我和油某的相识经历其实和《死者恋》如出一辙,都是沉没在深海中探头换气的瞬间遇到对方,继而取暖似的凑在一起。真要说的话我知道她并不怎么看得起我,我画的东西在她眼里如同垃圾,但她怎么看我和我没什么关系。
我讨厌竞争示爱,并且一直避免发展成那种局面。
我拥护过我们的朋友关系,忍耐过她的冷暴力,也在别人说过不太中听的话时维护过她,直到我自己都忍受不下去。
直到最后她自己滚走,对我来说的损失仅止于“失去忠澄”和“某种可能性”而已。
是两个人一同存活的可能性,是两个人一起死去的可能性,还有两个人一起崩坏的可能性。
我爱着那两个人,所以把所有可能性一并兼收——好像是有点沉重的感情!(惊觉)
她是真的让人难以言说(。)会提一下也并不是放不下这类,而是回想起一个人在等时候的感觉。

因为等待他时真的太冷了,冷寂到站在雪夜中的感觉。并不是“天降霜露”那样浪漫的东西,等下去,可能会有天明,也可能永远是黑夜。
非一即二的选项,永远不知道明天。

我是服过毒的,盲目的鳗鱼。

在下着雪的夜里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下去。冷到麻木,不求回报,那样愚笨地等下去。
独占欲的贼心也是有过的,不然怎么会梦见过把他抢走,藏进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地方,对任何前来寻找他的人都恬不知耻地欺骗,打落牙也不说出他在何处。
就像他想对信做的那样。
陷入了自我崩坏的梦境。

要是没有信长,我真的会放弃过往所有,带动身体里所有过激因子,一心一意爱着他。
他想要什么都可以,我会拼尽全力满足那孩子所需的一切东西。
只要他想,只要他乐意,那我生来就是为了宠坏他而存在——这类的。
是很能打的信胜太太!(醒醒)
但没有织田信长就不会有织田信胜,所以恕我放弃。
上面那段话同样适用于信长,没有织田信胜也就不会有织田信长,所以信长太太也放弃(快醒醒)

姐弟太太了解一下!(被打醒)

原本是想避免对单人过激,就把两边都持平,结果现在似乎变成两边都过激……🤔
但肯定不会再做那样的,把谁藏起来的梦。

絮絮叨叨自己说了一堆,关灯后哭过一阵,怕眼睑水肿就哭一段停一段。
结果好像还是水肿了……

但稍微安心下来了,绝望总比悬着好。
以为秋季才复刻,觉得能苟到那时候的我真是笨蛋www

现在那孩子是真的,走掉了,消失了,不会再回来了。
仅此一次的相遇,仅此一面的奇迹。

信长公啊——
信长公身边的浓姬也好,吉乃也好,森兰丸也好,猴子也好。
全都不在了,并且全都,没有回到她身边。

仔细一想的确是这样呢……“爱着她”有一堆人出面,“毁灭她”有光秀出面。
无论是深爱还是毁灭都没有占到份的亲弟弟真的惹人发笑。
但“凭借一己之力改变她的人生”,只有信胜做到了,无论是爱着她还是毁灭她的人都化成烟尘。

只有信胜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这个蠢货无论是出于什么立场,都是真的,爱着她的。
虽然他要是不爱你或许还捅不出这么多娄子(小声)

等待已经有结果了,剩下的只有继续苟而已。
我也不知道我能待多久,真的,被那句话震撼后的余韵不知道到底能维持多久。

但只要仍有感情,我就会一直留在这里。
一直、一直、一直,和等待信胜时候一样,一直站在雪里。

虽然这里已经没有明天,黑夜也永远不会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