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胡蝶飯店

隔着窗读她的诗。

老实说包括我在内,已经没有人会对我的画有所期待了,而我也很实在地,在画着而已。
没有任何期待。

今天到泳装池了吗。

这边也放一下❤️

早上睁开眼,对大梦梦就是一句:“诶,我刚刚说到哪儿了?”
“你刚刚什么都没说哦。”

啊,难道还得重头来过?
反正时间有所空闲,那就再讲一遍吧。

梦见阴天回学校考试,却遇上至亲过世。
难过得无以复加,却忘了到底是谁去世。考试的间隔时间里和父上去往葬礼现场,在现场哭得撕心裂肺,双眼都被泪迷住。
似乎回到了当初情绪不稳定,波动极大的时候。

又回到学校结束考试,控制不住情绪又哭起来。阴天的黄昏是泼上辣油的铅笔画,透过泪水来观望,只会将画面越抹越脏。

世界就这么沉没该多好。
在我即将被脏乱的线条吞噬前,父上出现了,拖着我又去往葬礼现场。
仿佛将冰锥对准眼球,狠戳入脑。
我在路上边走边哭,几乎看不清路。就这样漫长的路途中,耗光了力气,晕倒过去。

苏醒时候察觉到身边有人,迷迷糊糊睁开眼,对上一张尼禄的脸。
诶,难道是被被吗。不对,被哥可不是肥宅!
猛地彻底清醒,发现是海胆同学的脸。赶快看了看自己身上,衣服是完整的,这就好。

从床铺上跳起来还不忘提着自己的鞋就跑,门口穿上鞋子赶快就往楼梯口冲。
制服鞋真是十分方便穿脱的鞋型,我永远喜欢可爱的小皮鞋,咦,现在不是耍皮的时候!

逃跑的路上观察起现状,大概在三层位置,老旧的楼型。
没有电灯的昏暗楼道,楼梯拐角都堆满垃圾,垃圾上蒙着久疏管理的灰尘。

跑的效率太低了,似乎还没下到第二层。
虽然看不清楼梯,那也无所谓,干干脆脆地从跑到一半的楼梯间直接跳下去。
似乎扭到了脚趾,似乎擦伤了脸,似乎沾满了灰尘。

只要能远离那东西,这些都不值一提。

终于逃到一层,往大门跑去。没追上我的海胆站在楼道里对我大声喊
:“为什么要逃,可我早就把你当作家人了啊!”

要怎样才能妥当地回应这句话呢,明明假装没听到也可以。
但一定要回应,有必要回应。

于是我用尽全力地,朝向他吼出声:
“滚——!”

随后头也不回地逃离这里。

回去后和大梦梦汇合,边啃饼干边告诉他这件事。
另一户人家正在装修窗台,话语时断时续,吃完最后一块饼干,我睁开眼。

“诶,我刚刚说到哪儿了?”

的确我写出来和画出来的东西差距十分巨大,最近也在反省这种差距,但仔细想想也没啥意义。
比起全篇都是锋芒毕露的恶意,我更喜欢温柔糖水中的细针。
图画能给人瞬间的甜蜜,文字才是混着内脏的甜品。
还是更喜欢文字的可扩展性。
那么血块夹心的巧克力今日也在欢乐大促销。

虽然十分ooc,但我真的很想看把自己弄伤的信老板(

身体上的伤害她可能会觉得没意义,心理上的伤害却乐此不彼。
骄傲的人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就这么把伤痕一点一滴地堆积,最后划伤整颗心脏。

就着她那大大咧咧的性格而言可能对自己做的事毫无自觉,直到最后即将崩塌破碎才发现,接着毫无抵抗十分坦然地告诉自己:“这样啊。”

物理伤害的话,和信胜一起的比较可爱。
膝盖包纱布,额头绑绷带的jk和dk也十分rio……!(醒醒)
不过这个样子更适合勘十郎和吉法师吧。

黄色废料

•喜欢看海的高中生

•闷热夏夜停电时的大学生

•失恋的社会人

•互换身体梗

摸鱼速度跟不上脑洞积攒速度。

世界并不会对脆弱的人温柔,还热衷致力于捏死过于偏执的种子选手。

不管多久我都等你。

最近终于过上了正常bgo玩家的生活,每天上线领登录做周回推主线捡石头争取泳装前能凑出个三百亮晶晶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次!千万!别!沉啊!

枪清姬沉得我实在太痛了😂🔫似乎有种我推总是届不到的感觉,弓信面板还行,就是绿卡和蓝卡满芙芙了也还是有些对不起人。每次一管下去总是剩个两三百我好气,难怪同人图信长总是穿红卡T恤,除了红卡能看你还能干点啥!

说得好,我依旧选择喂圣杯。
我尬勒底唯一等级最高的女人就是送的弓信信,但是绿蓝卡真的让我抓耳挠腮(

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泳装信身上了💃